app为爱而生官网正版下载

两人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惊悚。

一个从来没有见过你的人,突然专门来找你,更别还是方辰这样的大人物,这感觉着实算不上什么美妙。

没办法,方辰实在是太庞大了,对于他们来,完就是大象般的存在,方辰即便是无意间的随便一动,就会对他们造成莫大的影响或者震荡。

方辰微微一笑,接着道:“听沈总,最近遇到了一点小小的困难。”

此话一出,沈定星和任政非面色一滞。

他俩加起来也活了上百年,不知道见过了多少大风大浪,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早已就修炼成了人精,到了闻琴弦而知雅意的地步,岂会猜不到知道方辰的来意。

沈定星面色微变,神情闪烁不定,心中一片慌乱,不知道该怎么接方辰的话,方辰的话着实让他太意外了。

任政非心中苦涩,他能方辰的来意跟他不谋而合吗。

他和沈定星认识了十几年,自然知道自己这位老友现在正面临着母公司,桂兴村厂的压迫。

现在桂兴村厂,不但要沈定星上缴大部分子公司的利润给桂兴村厂,并且还要给沈定星安排一些副总经理过来,简单的,香洲通讯开发公司这个游离于桂兴村的子公司,不论利润还是人事安排现在都要遵照桂兴村的意思。

按照沈定星的想法,最后大抵是要鱼死网破,一拍两散的,这香洲通讯开发公司谁都别要,反正他沈定星已经是五十六岁的人了,如果不当这个总经理,不管是想退居二线,还是想退休,都没人能拦得住他。

但他任政非想的是,桂兴村厂不是想要香洲通讯开发公司吗,那就把香洲通讯开发公司给出去,至于着公司是不是空壳子,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露肩个性少女高清写真

那剩下的技术人员,自然是要被他华为吃掉。

现在华为业绩是已经有了,资金什么的,也相对之前充裕了不少,但是技术能力着实是薄弱的很,要不然也不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方辰指点过之后,才能把bh03机研制出来。

而香洲通讯开发公司就不一样了,作为原来老牌国营通信企业桂兴村厂的子公司,当时沈定星从桂兴村厂带出来了一批中坚力量,然后又经过这些年的培育,可以香洲通讯开发公司的技术力量已经足以在国名列前茅。

这一点从他们华为,连山寨个香洲通讯开发公司已经淘汰的bh01机都如此费劲,就足以很好的明了。

更别其现在已经研制出bh01-ii型480门系列程控用户交换机了,更是让他眼馋不已。

如果让他拿下bh01-ii型的话,他有信心在明年,也就是93年推出两千门的局用交换机,在94年研制出正儿八经的万门机,正式进入省市两级的邮电局,在华夏通信舞台书写下属于自己的一笔。

到时候,未必没有跟方辰同台竞争的可能性。

可现在,这个梦大概是要碎了,甚至还有些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的意味,他这话还没跟沈定星出口,就半路上杀出个方辰来。

也不是他妄自菲薄,他清楚的知道,如果他跟方辰同时盯上一个目标的话,他肯定是抢不过方辰的,毕竟方辰实在是太大太强,如同一座高山,直插云霄,深不可测。

他现在终于有些体会,去年郭平跑到水木大招揽郑保用时的失落了,一年八十万的年薪在当时真是天文数字。

然而更让他觉得讽刺的是,现在一年八十万的年薪,他大概已经出得起了,但还是败了。

毕竟方辰能给出来,又何止是一年八十万的年薪,他和方辰之间的差距,绝对是天壤之别。

此时,任政非身充满了无力感,真的完是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连出招都没出招就已经败了,难道香洲通讯开发公司的技术人员还能拒绝方辰的招揽吗?

方辰也不催促,一脸笑意的看着沈定星,就如同一只老虎在盯着一只小绵羊一般,老虎有多大的自信将小绵羊吃进肚中,他就有多大的信心将香洲通讯开发公司给吃到肚中。

不管怎么,这香洲通讯开发公司他要定了。

也不知道过了许久,沈定星一脸苦涩的道:“方总是怎么知道。”

方辰微微一笑,无视一旁任政非失落低沉的神色,径直道:“沈总,我对你也算是仰慕许久,知道一点点你的近况,那太正常不过了。”

听了这话,沈定星心中的苦涩瞬间冲淡了不少,虽方辰的很有可能只是客套,但这话从方辰这等大人物嘴中出来,那感觉着实不同,这世道,能值得方辰这样的客套话,本身就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方总言重了,我还当不得方总如此看重。”沈定星道。

“沈总莫要以为我刚才的只是客套话,我真的是如此觉得。想必沈总也知道我名下有一家通信设备企业,那么对于沈总这样的通信前辈,我自然是崇敬的很。”方辰一本正经的道。

方辰这话也不算错,只不过这仰慕啊,崇敬啊,都是前世的,这辈子除了钱老那样的国之脊梁,擎天之柱,大概没几个人值得他心生崇拜。

看着现在的两人已经有些郎情妾意,情投意合的意味,一旁的任政非瞬间心中一沉,虽然知道结果肯定是如此,但这未免也太快了一点。

可谁能想到,方辰竟然能这么快就拉下脸面?

如果方辰姿态放到这么低,沈定星还端着的话,这大抵就是给脸不要脸了。

任政非心中轻叹一声,方辰现在能走到这个地步,着实不是侥幸,从现在这做派就可以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了。

相互吹捧了几句,方辰直截了当的道:“沈总,咱们明人不暗话,我现在有意收购香洲通讯开发公司,或者请贵公司所有的技术人员来擎天通信上班,待遇绝对优厚,如果沈总也愿意屈就的话,我以年薪百万来聘请沈总作为擎天通信的技术总顾问,沈总也不用天天坐班,心情好的时候,来公司指点一二就可以。”

虽沈定星的技术水平肯定比郑保用要高一些,但是考虑其今年已经五十六岁了,年龄着实不小,不管是精力还是拼劲都没有郑保用那么足了。

再了,他既然已经任命郑保用为擎天通信的总工程师,那断然没有朝令夕改,寒了人心的意思。

给沈定星一个技术总顾问的头衔,反而恰到好处,既能发挥其所长,并为之他所用,也不会跟擎天通信的现有体系冲突。

沈定星面色微变,虽然已经猜到方辰的目的,但却没想到方辰会如此直白的了出来。

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沈定星顿时陷入了犹豫之中。

实话,方辰这话即便不算是及时雨,也算是瞌睡时来了个枕头。

这一段和总公司斗心斗力,斗的他实在是太累了,甚至他有时候都想,直接把香洲通讯开发公司给总公司得了,他一个五十六岁的人,还都什么斗。

可他咽不下这口气,总公司当时就出了七十万资金,而香洲通讯开发公司能有现在的规模,是他们这十几个人一点一滴打拼出来的,凭什么总公司一句话就要把他,心血和汗水浇灌的香洲通讯开发公司给拿走。

并且总公司还要在香洲通讯开发公司安排人手,这摆明了是已经不信任他们这些香洲通讯开发公司的老班底了。

然而最过分的是,连这次科技重奖的一百来万奖金也要上缴,这奖是他们香洲通讯开发公司二百多号技术人员,辛辛苦苦,加班加点的成果,跟总公司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沈定星神情一动,起来这一百多万奖金跟方辰还有关系,本来市里给他的奖金也就二十来万吧,还是小霸王横插一脚,香山政府出了大血,这才把奖金提高到了一百来万。

方辰一脸笑意的看着沈定星,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虽经过这段时间沈伟和郑保用,不断的从各大高校挖人,再加上他从莫斯科国立大带过来的十几位通信教授和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现在擎天通信已然不复之前技术人员连百人都不到的规模。

现在擎天通信差不多已经有二三百的中高级技术人员。

但是相对于擎天通信现在八千多人的规模,以及方辰的雄心壮志来,技术力量还是太薄弱了。

所以,香洲通讯开发公司这一块,他是吃定了,谁也别想跟他争!

想到这,方辰下意识的瞅了面色平静的任政非一眼,前世香洲通讯开发公司大部分的好处都让华为给吃了,而现在他当着任政非的面来这个,就如同当着原主人的面抢东西一般,方辰的心中突然有种莫名的恶趣味。

也不知道,现在任政非萌生吃掉香洲通讯开发公司的念头没有,如果已经萌生了,那就有意思了……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