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是什么app

“让你再玩会,你指不定给我玩出什么幺蛾子来呢!”

刘子夏翻了个白眼,说道:“我那平板电脑里面存的,你可都是有用的东西,你别不小心给我删了啊。”

“删不了,你看你那小心眼儿的样子,哪还有大明……”朗文星刚要说话,刘子夏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

刘子夏对郎文星比了个手势,然后从兜里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华军网坦克’。

“喂?”刘子夏把手机给划了上去,点开了免提,道:“坦克,有事吗?”

现在啊,刘子夏不光是被橙光传媒给恶心地够呛,就连华军网这边他都不想搭理了,打算过几天恶心完橙光传媒就了事了。

反正刘子夏是不想再跟华军网再有什么联系了,说话也随意了很多。

坦克?

听到刘子夏的话,郎文星竖直耳朵听了起来。

“狂奔大神,《士兵》稿件的泄露问题,我们网站查得已经有些眉目了。”

电话刚一接通,坦克就迫不及待地说道:“稿件是在我们公司流出去的,我们已经报警了,警方安排人介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你的模样

刘子夏冷笑了一声,说道:“稿件怎么泄露的,我是不想管了,我现在就想知道橙光什么时候能够对我进行赔付!这件事,你们华军网是见证者,有必要催促他们。”

“狂奔大神您放心,我们公司已经联系橙光那边了。”坦克回道:“而且这次的赔付,网站方面也是要负一定责任的。”

“那行。”刘子夏点点头,说道:“你这次给我打电话,还有别的事吗,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别啊,狂奔大神,别挂电话,我还有其他事呢!”

坦克赶紧说道:“是这样的,刚刚您不是更新了最新章节吗?现在,《士兵》的评论区已经吵翻天了,您看是不是做出一些声明啊?”

“评论区吵翻天?”

刘子夏愣了一下,扭头看了郎文星一眼。

郎文星很有眼力见儿地用平板电脑,点进了华军网《士兵》主页。

在《士兵》的评论区,清一色地都是在指责狂奔的月月抄袭的。

就连之前特别支持这部的那些读者以及粉丝们,也或是沉默或是选择了附和,没有人站出来帮他说一句好话。

“嘿,还别说,你这被骂的还真是挺惨的。”郎文星往下翻了翻评论,低声笑了起来。

刘子夏凑过去瞄了一眼:

还真是先下手为强,吃天鹅的蛤蟆已经给网友们形成了第一印象,他们先入为主地觉得狂奔的月月就是在抄袭。

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狂奔的月月。

“狂奔大神,你应该看到了吧?”

坦克见对方很长时间不回电话,就直接询问了起来:“现在网站方面正在积极地准备对策,您看您是不是也声明一下?”

“你们想让我怎么声明?”刘子夏一边看着评论,一边回道。

坦克那边早就准备好了说辞,马上回道:“狂奔大神,一会您就开个单章,简单直接的公布‘吃天鹅的蛤蟆’是抄袭您的存稿就行了。然后一会我发给您几张截图,您配合着声明再发一条微博出去,相信很快就能熄灭这场风潮。”

“什么截图?”刘子夏有些奇怪地问道。

怎么着,你华军网方面还有些什么我不知道的手段吗?

“就是您当时把存稿上传到后台具体时间。”

坦克直接回道:“我这边的作者后台都还留着记录,一会我把这几张图都截下来,发到您的邮箱里。”

“别,你别给我了。”

刘子夏说道:“我现在之所以还在你们网站继续发布,也只不过是继续履行合同而已!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和你们华军网,以及橙光传媒有任何的联系了,这东西你愿意给谁就给谁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子夏顿了顿,继续说道:“对了,我希望你能催促一下橙光传媒那边,把该给我的给我,要不然就法庭上见。”

说完这句话,没等坦克的答复,刘子夏就挂断了电话。

“爷们儿!”

郎文星见状,对刘子夏伸出手了大拇指,说道:“就应该这么怼他们,他娘地,真以为自己是大爷了,什么事都得顺着他们。”

“我也觉得对。”刘子夏捏了捏眉心,说道:“就是可惜了了,难得计划好了想要坑张长弓一把,现在怕是要泡汤了。”

“也不算泡汤啊?”郎文星说道:“1000万的赔偿金呢,你不想要,给我啊?”

“按照张长弓的尿性,这1000万他是万万不会痛痛快快地掏出来的。”

刘子夏摇了摇头,说道:“要我说啊,你还是先安排律师吧,这场跟橙光传媒的官司,说什么也得打了。”

“你倒是了解张长弓。”郎文星笑了笑,说道:“行了,这件事我会安排……”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

郎文星话都还没说完呢,刘子夏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这一天天还真是够人一呛,电话来了一个又一个,就不能让电话休息会?

瞄了一眼手机屏幕,刘子夏直接点开了免提。

“喂,狂奔先生你好,我是橙光传媒的总经理吕承华。”

电话刚刚接通,一道有点熟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刚刚我给您打电话一直占线,现在请问您方便说话吗?”

本来吧,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潘越的名字,刘子夏还以为他会说点什么难听的话,毕竟这货就是这么个脾气,不怎么会说话。

没想到,这打电话的竟然是吕承华,集团的总经理,橙果电视台的台长。

“哦,原来是吕总啊!”

刘子夏很快回过神来,他看了郎文星一眼,说道:“说话倒是方便,不知道吕总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

吕承华加快了语速说道:“昨天我们集团的潘总对您说话有些不客气,我谨代表橙光传媒向您表示诚挚的歉意。”

“道歉就不必了,我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刘子夏把刚刚对付坦克的话,用到了吕承华的身上,他说道:“除了这件事,你还有其他事吗?没其他事的话,我就挂了!”

“是这样的,狂奔先生。”

吕承华很快回道:“早晨的时候,华军网那边给我打了电话,有关《士兵》存稿问题,是华军网那边泄露出去的。毕竟咱们之前有着补充合同,所以经过我们和华军网的协商,决定共同赔偿您1000万的损失。”

嚯,这什么情况?

不应该是很干脆地去和他们打官司吗?

刘子夏扭头看着郎文星,见老郎同志的脸上也有着惊讶的神色。

很明显,郎文星也没有想到这一点。

“你确定?”刘子夏的声音中充满了好奇,这特么地是假的吧?

“我很确定。”吕承华笑着回道:“在合同签订的那一天,我们就已经做了有关这方面的预算。如果狂奔先生还不相信的话,麻烦把您的银行卡号给我,我现在就让公司财务,给您把这1000万打过去。”

吕承华倒是打得如意算盘,直接打银行卡的话,就必须知道持卡人的名字,到时候刘子夏把名字和卡号发过去了,哦,程光传媒一看,是刘子夏!

那你说,这个钱,他们还能不能打了?

“不用打到银行账户里了。”

刘子夏拒绝道:“你们这么大的集团,在京华肯定有分公司吧?你们把钱打到你们分公司的账上,然后在上次签合同的星巴克,你们直接把现金支票给我,我给你打个收到的证明,就行了。”

“这个……”

吕承华思考了一下,说道:“那也行!不过我想狂奔先生,能够参加我们在16号举办的签约合作仪式,您看怎么样?”

“你们已经违反了合同,还想要我的版权?”刘子夏猛地抬高了语调。

“不不不,狂奔先生,您先别急。”吕承华连忙说道:“我们可以更改购买《士兵》电视剧版权的价格,我们可以再追加300万,1万!”

老天,1万的电视剧版权收购价格,这次可真是创造了天价!

“这个价钱是我们集团的张董事长,亲自定下来的!”

吕承华继续说道:“这次不管怎么说我都是我们的错,这300万只是当作赔礼,您看怎么样?”

“答应他们!”郎文星看刘子夏有些犹豫,就上下嘴唇翕动着,比划了一个口型。

“既然是张董发话,那我就给你们这个面子!”

刘子夏看到郎文星的口型,想了一下,补充道:“不过我不希望像这样类似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16号早上,你们派车到京华大酒店接我吧。”

“您放心,我们一准儿到!”吕承华又和刘子夏客气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干得漂亮啊!”

眼见着刘子夏把电话放了下来,郎文星呵呵笑了起来,说道:“子夏,这次倒省事了!不光钱赚了,到时候你还能晾了橙光,一举两得了啊!”

“嘿嘿,这是他们上赶着挨坑来了。”刘子夏也笑着说道:“过几天就16号了,橙光方面也宣传出去了,等到时候看不到人,看他老张怎么收场。”

“行了,那些事跟咱们也没什么关系。”郎文星摆摆手,说道:“你还是快想想怎么安抚一下《士兵》那些读者们躁动的心吧。”

“华军网自己惹出来的麻烦,他们会自己解决的。”刘子夏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道:“行了……”

叮铃铃!

就在这时候,病房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这是只有特护病房才有的设备。

毕竟特护病区花得钱多,而且还有一些人是需要隐私的,除了大夫、护士,还有病人家属,以及病人家属允许进入的人之外,其他人是不允许进入的。

“请问哪位?”刘子夏走到门口,接起了电话。

“您好,请问是李梦一女士的3号病房吗?”电话里传来了一道好听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