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在哪里下

第二日是晴天。

大晴。

宁奕盘膝坐在院落里,修行了整整一夜。

他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回头看去,看到了怔怔出神的丫头。

丫头的神情比自己想象中要好很多。

宁奕的神念在丫头身上兜转一圈,神情变得有些讶异……雪魔君的那些寒气,一夜之后,竟然被她部都清除掉了?

而且丫头的剑气境界更高了。

昨夜发生了什么?自己在院落里闭关,对于内里的屋阁一直留了一份心念,却没有发现丝毫风吹草动。

“宁奕,昨晚我做了一个梦。”

丫头的声音有些沙哑。

她怔怔道:“我梦到我爹了……还有将军府。”

说这句话的时候,青衫女子的神情变得有些令人心神动摇,她笑着挽了挽发丝,喃喃道:“将军府里的沉渊君,千觞君,胤君,还有徐藏……他们都活着,都在笑,很真实。”

学士服美女告别校园依依不舍

宁奕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

“还有……我解开了剑藏里的秘密。”

这一句话,石破天惊。

丫头看着宁奕,没有隐瞒,将自己昨夜所梦见的、所听到的,都说了出来。

宁奕安安静静听着。

片刻之后。

丫头说完了一切。

“这就是破境的原因么……”宁奕揉了揉眉心,喃喃道:“或者说,这是相辅相成的?”

破境导致剑藏的破解。

亦或是解开了剑藏里的秘密,导致了这一次破境……

这其实都不重要了。

“珞珈山有一片墓陵,墓陵很大……所有人的墓碑都立在那。”宁奕揉了揉眉心,道:“据说裴旻大人的衣冠冢就埋在珞珈,但无人知晓具体是在哪里,太多无名之碑,而且珞珈的墓陵,如今应该算是小半片禁区了。”

那位老山主阖世,按照规矩,碑石也会立在墓陵之中。

“不过,想要进入墓陵,并不算难。”

宁奕笑了笑,道:“我昨夜刚刚认识了一位‘大人物’。”

……

……

珞狮湖凉亭。

叶红拂笑意盈盈,看着宁奕和裴烦,目光尤其在后者身上流转,丫头一袭青衫飒然,眉眼之间剑气流淌,英姿飒爽,这股英气在女子身上十分罕见。

“宁小侯爷尊驾,今日怎么想起来找我?”

叶红拂斜斜靠坐在凉亭长椅,掌心掬着一蓬鱼饵,漫不经心向着身后湖面洒去,波光粼粼,刹那卷起白色浪花。珞狮湖内篆养着一种名叫“狮鲤”的鱼种,灵气氤氲,四季长生,她手中的鱼饵名叫“龙胎”,其实就是珞珈山药园里喂食丹药残渣的蚯蚓,专门用来喂养“狮鲤”。

狮鲤的幼苗数以千百计,涌向一处,那一捧落入水中的“龙胎”,仅仅过了三四个呼吸,就被争抢殆尽。

宁奕笑了笑,“有件事情……想麻烦叶小山主。”

他揉了揉眉心,道:“初来乍到,对珞珈山尚不了解,七十二峰太大,想……”

叶红拂受了宁奕“叶小山主”的捧赞,眉尖挑了挑,似笑非笑道:“想找我寻一个方便?”

宁奕哑然笑道:“若是无空,借一枚令牌,可以通行无阻便可。”

叶红拂淡淡说道:“大朝会开幕将至,珞珈山诸峰已经来了不少客人……如果我没有看错,你身上应该具备某种汇聚灵气的手段,青山府邸的事情我可有所耳闻,都说你宁奕身负寻龙经,跟老龙山的盗圣学了一些伎俩,这是惦记我珞珈的龙脉走向?”

宁奕摸了摸鼻子。

他有些无语……陈年旧事,叶红拂当时在北境游历,连自己刨了应天府书院老墓的事情都知道,还记到了如今,这女人的记性有些忒好了?

不过有趣的是,自己身负山字卷,竟然被叶红拂感知到了一丝端倪。

七十二叶遮天蔽日。

叶红拂洞察诸峰。

应该是自己昨日凝聚星辉的时候,惊扰了她。

叶红拂误会了自己的去意……这是一个好事,索性宁奕也没有否认,哈哈一笑。

未曾想,这位珞珈小山主竟然站起身子,抖了抖袖腕,轻柔笑道:“不过今日闲来无事,我便陪二位去逛一逛。”

叶红拂看着丫头,问道:“这位就是裴姑娘了?”

丫头点了点头。

叶红拂很满意地笑道:“虽是藏鞘,但仍然可以看出,眉间如藏宝玉,袖内剑气满盈,有剑仙之姿……裴姑娘一切都好,就是眼光有些差。”

丫头忍俊不禁笑了笑。

宁奕哑口无言,一时之间吃了个哑巴亏。

七十二峰,十大圣山来客,各自有两座山头,道宗和灵山则是有五座,一共占据三十座山头,至于天宫地府和四座书院,则不在其中阵列……天都之中的势力,距离珞珈山都不算远,根本无需过夜,御剑飞行,或者掠地奔跑,满打满算只需要小半炷香。

叶红拂走马观花带着两人走了一遍,外门的那些来客,有些江湖地位的,还有入住之处,珞珈外围有几座散峰,老山,这般庞大的宗门,流水账开枝散叶,四境各地都有着附属势力,这一次大朝会开幕,诸多大人物都会到来,对于四境的一些投机党派而言,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鲤鱼跃龙门”的机会,他们给珞珈山的俗世弟子提供了大量的资源和地位,珞珈山则给予他们所需要的一些庇护和便利。

天都需要有用之人。

尤其是皇族……对于很多人而言,并非是他们不够优秀,而是他们缺少一个机会,终其一生也得不到重视,更得不到施展抱负的际遇。

十大圣山,四座书院,顶级的名门势力,都在这一次珞珈山会面之中早早到来,门派之内各有结缔,合纵连横。

局势复杂,风云变幻。

如今天都,传的最多的,最被圣山山主这种大人物所关注的……就是宫里那位的身体状况。

这一次的大朝会,陛下会不会出面?

各有算盘。

叶红拂漫不经心地说着。

宁奕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听着。

就这么,一路走过,来到了一座平顶山前。

“这里是我珞珈的墓陵……宗内子弟长眠之处,所有墓碑,都安睡于此。”叶红拂站在山门前,目光从宁奕身前挪开,顺延山阶望向山顶,轻轻道:“由低到高,最高之处,就是历任的山主。”

“与长陵有些相似……”

终于到了自己想要来的地方。

宁奕声音极轻,他把自己的意图掩盖地很好。

叶红拂是一个极度敏锐的人,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都会被对方所察觉。

所以宁奕的神情平静而又淡然。

他轻声道:“你去过长陵没?”

叶红拂瞥了一眼宁奕,她在宁奕的脸上没有发现丝毫的波动,无悲也无喜。

她摇了摇头。

“没有去,也不想去。对我而言……长陵实在是一个无用之地,洛长生没有去,我自然不会去。”叶红拂笑了笑,道:“听说你在那里吃了很多死气,竟然还活下来了,这一点上来看,似乎比五百年前的余青水还要厉害啊。”

“余青水”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在宁奕脑海里被提起了。

这是一个五百年前,与太宗,陆圣,泉客,相提比论的绝顶天才。

死因是……死气吞噬。

现在想起来,这实在是一个有些离谱的死法。

惊艳如太宗陆圣泉客,最终都成为了震动一方天下的涅槃大能,余青水若是有与这些人匹敌的天资……又怎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更何况,当初的“余青水”被称为“活神仙”,十境之前几乎压了年轻的太宗皇帝一头。

死在这一劫,实在不该。

“死气来袭”这一劫,并不难解。

就算没有紫山山主出手相救,宁奕依靠自己的手段,也可以解开,只不过过程可能会多一些困难和波折。

余青水的死……实在有些古怪。

宁奕不再去想,摇头道:“死气的事情……没什么可说的,一场小劫,已经过去了。”

“珞珈山所有修行者的碑石……都在山上么?”

宁奕喃喃自语。

他看着叶红拂,神情诚恳道:“我想上山,看一看老山主的墓。”

这句话,宁奕自问,没有任何问题。

昨夜确认了老山主的死讯。

出于尊敬,出于各种原因……他的确都应该在这个时候说出这句话。

然而他心底咯噔一声。

宁奕在叶红拂的眼中,看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戏谑意味。

“哦?”

叶红拂看着宁奕,神情平静而又淡定,她喃喃自语,问道:“这句话……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呢?”

叶红拂抬起一只手来。

珞珈山在平顶山墓陵之处,设立了一个楼阁,此地是宗门禁地,外人禁止入内……而老山主这样的大修行者,星火燃尽之后,长眠人世间,素日里决不可有人打扰清净。

很快有一位珞珈山子弟,抱着通天珠前来。

叶红拂轻轻挥袖。

一抹影像倒映而出。

宁奕瞳孔收缩。

通天珠影像里的那一日,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两个男人撑伞来到了珞珈山山门之处。

“半年前,珞珈山还在封山……有两个人来到了这里。”叶红拂看着宁奕,淡淡道:“说了同样的话。”

通天珠里,沙哑而又模糊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

“我们想要上山……看一看……墓。”

其中一个人,宁奕曾经见过一面。

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天都的早茶铺子。

“宁小侯爷,我就不说我的名字了,因为你一定没有听过。”

那个人的朋友,是徐记牛肉铺子的老板,也是负责监察自己的情报司专员。

无声无息死在了前一夜的天都旧雨里。

(今晚还有一更!求月票!这个月有双倍月票,大额的打赏可以留到月中双倍的活动。请大家先把免费的保底月票投给剑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