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香蕉污app视频

携带一连串的疑问,云韵看向老妪,只见老妪泰然如山,面淡如水,根本没有然相告之意。;r /

;r /

摇摇头,云韵知道不管自己怎样问这老妪也不肯吐露只言,只好收起疑问,她相信靠着自己的实力定可找出答案,随即云韵将目光投向方舟之外,看着不断闪烁而过的景色,她问道“你要带我去哪?”;r /

;r /

“上等界空。”老妪背着双手,轻声道。;r /

;r /

“去干嘛?”;r /

;r /

“拯救云家。”;r /

;r /

“……”;r /

;r /

空气感清纯长发女生唯美私房写真

云韵不知该说些什么,自己身为云家后人,听这老妪意思显然是上等界空的云家危在旦夕,这份责任云韵必须背起来。;r /

;r /

见云韵无言,老妪脸色一凝,转身道“云韵,你是花神转世这个事情切勿与任何人说,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若是让第三个人知道,云家将会陷入无底深渊,永无翻身之日。”;r /

;r /

老妪脸色极为凝重,云韵知道她没有开玩笑,老实说云韵此刻已经初步相信老妪了,毕竟没有谁会如此大费周折的来抓自己,她点点头“我知道。”;r /

;r /

“我将先送你去上等界空的花域。”老妪出声道。;r /

;r /

云韵“那是什么地方?”;r /

;r /

老妪微微一笑“一个让你变强的好地方。”;r /

;r /

是不是好地方云韵不知道,可看老妪这嘴角的笑意,她知道那定然是个残酷至极的地方。;r /

;r /

老妪的话印证了云韵的猜测“花域乃是上等界空最残酷的地方,其有四峰,我云家掌管一峰,乃四峰中最弱一环,目前更是存户生死之际,你必须在那个地方以极短的时间成长起来。”;r /

;r /

“云韵你现在的实力在上等界空根本就不值一提,那里有更加高级的帝之源气可供修炼,远比你的斗气强横;最重要的是……花域之中是女人,这些女人是高手,她们来自上等界空的每一个地方。;r /

;r /

俗话说得好,三个女人一台戏,而花域之中的女人不计其数,其中狠角色更是多不胜数,你若能在那里崛起,我云家复兴便指日可待。”;r /

;r /

云韵忽然感觉呼吸一滞,若真如老妪所说,那这个花域也太恐怖了,而自己只是一个从斗气大陆来的新人,一无所有,甚至连帝之源气都不知道如何吸收,云韵忽然有些担心。;r /

;r /

可担心之余,萧炎的脸庞和话语又浮现在云韵的脑海中上等界空是一个远比斗气大陆残酷的地方,在那里你的修为不复存在,战技更是低劣,拿不出手,人们更是弱肉强食,一不下心便会被整个吞掉,唯一可做的便是强大!不断的强大!;r /

;r /

“花域是我云家自救的唯一希望,共有外门,内门与核心三个地带,在那里没有身份的概念,有的只是实力强大与否,如同动物世界一般,你能打得过对方便可以活,打不过……便死。;r /

;r /

记住,花域中每个人都不可信,每个人都是狐狸,甚至比狐狸还狡猾,会用各种方法击杀你,夺取你身上的‘精气’,这个精气十分可贵,可让你的修为突飞猛进,而你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抢夺每个人的精气,让自己不断强大,懂么?”;r /

;r /

云韵受到了极大冲击,这花域残酷程度远非她可想象,光是听老妪言语便心惊胆颤,更别说深入其中。;r /

;r /

可片刻后云韵还是说出了两个字“懂了。”;r /

;r /

为何明知山有虎却还偏向虎山行?因为萧炎对云韵说过,唯一可自救的方法便是强大,不断的强大!;r /

;r /

粉色方舟速度极快,与老妪谈话间云韵便已瞧见剧烈的光亮,她知道一场残酷的狩猎马上就要到来。;r /

;r /

方舟冲出剧烈光亮,忽然剧烈抖动起来,仿佛出海的大船遇上了海啸,强烈的光芒逼得云韵唯有闭眼抵抗,可当云韵再次睁眼时却发现自己已不再方舟之上。;r /

;r /

“这是哪里?”;r /

;r /

睁开眼,云韵发现四周空无一人,身侧有一大河,水流湍急,前方有一入口,狭小陡斜,时日应是夏季,山风如同鬼嚎一般从那入口吹进云韵的耳际,叫人还未窥其真面目便已经胆寒三分。;r /

;r /

抬头一看,四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映入眼帘,四座山峰之上分别刻着四个字云!徐!穆!张!;r /

;r /

“代表着四个庞大家族么?”云韵看着自家那座高耸山峰,没来由觉得心中激荡,十分自豪,看样子云家在这上等界空混的挺不错。;r /

;r /

停下心中万千思绪,云韵再次前走,很快道路变得宽敞,人流变得极多,渐渐的,这宽达几十米的大路竟变得前胸贴后背,无数女子从四面八方汇聚,像是去参加什么盛会。;r /

;r /

“你好,可以让一下吗?”;r /

;r /

正在云韵不明所以时,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转头一看,顿时一愣,这是个姿色丝毫不比自己差的女人,外貌约莫二十几岁的样子,一套蓝色广袖长裙将姣好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俏脸不施粉黛,很难相信世界上会有这种素颜也极致美的女人。;r /

;r /

“你是?”作为一个女人,云韵自己都是看呆,若是有男人在此,定会被迷得七荤八素,不能自已。;r /

;r /

“我叫叶若清,是来参加花域纳新大典的,此时大典即将开始,还请让一让。”美若天仙的女子自称叶若清,说话神情皆是大家风范,且语气温柔至极。;r /

;r /

云韵一愣,暗叹还好自己不是男人,否则以叶若清这容貌与这语气,自己八成是会沦陷其中,快速将这些有的没的甩出脑袋,云韵这才疑惑道“纳新大典?”;r /

;r /

叶若清点点头,奇怪道“对呀,你不知道吗?今日前来花域的人都是为了纳新大典而来,为的就是能够加入四大峰派。”;r /

;r /

“四大峰派?”云韵转头看向前后四座高耸入云的巨峰,这才明白如此多人是为何匆匆。;r /

;r /

“嗯嗯。”叶若清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本不想来的,也是家父相逼所以才不得不来。”;r /

;r /

云韵点点头,眼睛却一直停留在云峰之上。;r /

;r /

那叶若清见云韵一直盯着云峰,脸色挣扎了一下,然后轻轻凑上前“你不会想进入云峰吧?”;r /

;r /

云韵一脸奇怪“怎么了?云峰很难进入么?”;r /

;r /

急忙摆摆手,叶若清说道“云峰是四大峰中最容易进入的,但也是大家最不想进入的,主要就是因为云峰整体实力太弱,而且最近时常有传言,称云峰即将被其他三峰吞掉。”;r /

;r /

看着云韵瞪大的双眼,叶若清可爱的举起小手,保证道“我发誓说的都是真的,过段时间便是四峰大比,到时候云峰若再次垫底便会被无情吞噬的,所以我劝你最好不要进入云峰。”;r /

;r /

云韵心中不停的翻起波澜,本以为云峰气派,没想到却是岌岌可危,她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r /

;r /

叶若清见状,拍拍云韵的后背,说道“别再耽搁了,纳新大典快要开始了,迟到了可是会丧失资格的,到时候连云峰都进不去了。”;r /

;r /

正想询问云峰为何落得如今这副模样,可叶若清却拉着云韵向前走了。;r /

;r /

看着叶若清的手,云韵脸色有些不好看,她很不喜欢别人在未经自己允许的情况下随意拉拽自己,不过这叶若清也并非歹意,因此云韵倒是并未发作。;r /

;r /

两人脚步很快,在人潮中不断前挤,因为花域之中没有男子,因此两人并不怕别她人占便宜,当然,若是有那种“磨境”爱好的女子就另当别论了。;r /

;r /

花域之中,四峰屹立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而此次纳新大典的场地便设在四峰中心,以示公平。;r /

;r /

当然,这公平也只是说着公平而已,其实场地最是靠近徐峰,因为四峰之中徐峰最强,作为最强者自然拥有许多特权,其他人也不敢言语。;r /

;r /

前方一个宽阔的广场上已经聚集了近五千人,这些都是从世界各地,中等界空,下等界空送来的人选,每一个都是各自界空的佼佼者,修为亦是达到那个界空中的最强。;r /

;r /

巨大广场之中设有四个据点,分别代表四大峰,此刻三条长龙已经排了起来,为什么说是三条长龙呢?因为云峰据点前实在萧瑟,仅有寥寥几人在那转悠,而且这几人都是那种自知进入其他三峰无望的。;r /

;r /

“我们排在徐峰据点前吧。”叶若清虽然语气是征求,手却拉着云韵直接朝着徐峰据点走,一边走还一边说“你是我叶若清在花域的第一个朋友,希望我们两个都能进入徐峰。”;r /

;r /

云韵眉头越皱越深,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发火,倒也顺着叶若清站在这徐峰的据点前,在她们前方大约有两千人左右,而在徐峰据点前有一尊测验石,每个人的修为都会被测验出来,徐峰便依据修为层次来决定是否招纳你。;r /

;r /

正在这时,云韵两人身后也有源源不断的人排了上来,突然间,一只手拍了拍云韵“喂,你们也想进入徐峰么?”;r /

;r /

云韵和叶若清同时转头,赫然瞧见一个服装怪异的女子,这女子外貌大概二十左右,一头乌黑的蓬松卷发,虽说双眼带着极为夸张的烟熏妆,可然没有半点俗气之意,反倒是因为姣好五官显得特立独行。;r /

;r /

更要命的是此女身材极好,且穿着一身黑色皮衣,皮衣十分紧,将她的身材勒的恰到好处,引人遐想。;r /

;r /

“你是?”云韵面色冷淡道。;r /

;r /

“我叫顾人丽,来自罗兰大陆,此次来花域就是为了徐峰而来,咱们也算是志同道合。”这皮衣女子看着云韵,嘴里不知嚼着什么,很是轻浮。;r /

;r /

云韵并未说话,这顾人丽身上有一种浓烈的香味,对男人来说可能极具吸引力,可云韵恰恰最讨厌这种气味。;r /

;r /

倒是叶若清,她大方伸出手,脸上带着阳光的笑容“你好,我叫叶若清,她叫……对了,你叫什么?”;r /

;r /

云韵声音不带丝毫感情“云韵。”;r /

;r /

“她叫云韵。”叶若清大方介绍,然后道“我们都是想进入徐峰的,以后大家可以做好姐妹啊。”;r /

;r /

“嘿嘿……”顾人丽笑了笑,然后问道“对了,你们俩是什么修为?徐峰招纳的最低标准也是五星斗帝。”;r /

;r /

叶若清眼前一亮“我是六星斗帝。”;r /

;r /

顾人丽“你呢?”;r /

;r /

云韵根本不想与此人交谈,目视前方,不予回答。;r /

;r /

“别害羞嘛,来,我帮你看看。”那顾人丽说着竟一把拉起云韵的手腕,云韵只感觉一股热流窜进脉门,随后那顾人丽便放开了手。;r /

;r /

惊怒的看向顾人丽,云韵还未发作,那顾人丽的脸色却一下变的十分不屑“九星斗圣?就这个修为还装清高?真是理不清自己的身份地位。”;r /

;r /

“你!!”云韵怒气冲冲,这人未经允许拉自己的手便算了,竟还敢口出狂言。;r /

;r /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云韵瞋目切齿,这顾人丽也太没礼貌了。;r /

;r /

见云韵瞋目,那顾人丽更是一脸不屑,与方才不知云韵修为时的模样判若两人“怎么?自己修为低还不让人说了?”;r /

;r /

云韵冷眼相待,手低却已经凝聚斗气,整个人如同喷发前的火山。;r /

;r /

“想打架?我可是五星斗帝!”顾人丽黑唇一动,说道。;r /

;r /

周围许多人都是避让开来,生怕被殃及池鱼,仅有叶若清一人迎难而上“你们别打架啊,会被取消资格的。”;r /

;r /

说话间叶若清便已经站到云韵一旁,她这话显然也是说给顾人丽听的。;r /

;r /

顾人丽见叶若清出面,态度顿时好转许多,柔声道“若清啊,你可是六星斗帝,怎能与这种弱者站在一起?有损身份啊。”;r /

;r /

“你找死!”;r /

;r /

云韵是谁?那可是花宗之主,何曾受过如此欺辱?之前凝聚掌心的斗气此刻瞬间喷薄而出,只见云韵身形一晃,即刻消失,再次出现却已经到了顾人丽身前,张手便是一记巴掌甩出,女人之间的战争,掌嘴才是最有效的手段。;r /

;r /

“可笑!”顾人丽冷笑,她虽没什么礼貌,可修为却一点不含糊。;r /

;r /

云韵的一举一动被顾人丽瞧的清清楚楚,她体内的斗气瞬间涌起,出手远比云韵快,一瞬间便挡住云韵一掌,同时反手一个巴掌扇去,这个巴掌并未携带多少修为,却是结结实实的扇在云韵脸上。;r /

;r /

啪!;r /

;r /

清脆的响声让无数人汗颜,被当着这么多人扇脸,那可是比死还难受的事情。;r /

;r /

常人尚且难以忍受如此大辱,云韵身为花宗之主又如何能忍受?巴掌印清晰的出现在云韵左脸,她身斗气爆发,今日势必要与顾人丽决出生死。;r /

;r /

“来啊!区区九星斗圣!”顾人丽丝毫没有慌乱,以她五星斗帝的实力岂会怕这九星斗圣?;r /

;r /

“好大的胆子!”;r /

;r /

正在两人即将交手间,一道冰冷的嗓音传入耳蜗,这声音如同九幽地泉下传来一般,既空灵又恐怖。;r /

;r /

嗓音刚落,一道身影从远处拔地而起,这是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一身淡粉长裙配以白色飘带,荡入空中时,飘带同风起,加上清冷气质,到真如月亮之上的嫦娥仙子。;r /

;r /

这女子修为卓绝,云韵一点也看不透,上一眼看她身影还在空中,下一秒却已经来到云韵和顾人丽中间,此女举手投足间无不透露着高位者气质,那种常年发号施令才练得出来的气场被此女展现的淋漓尽致。;r /

;r /

“你二人敢在纳新大典前动手?可是不想活了?”女子名叫孟晓仙,寓意梦中知仙人。;r /

;r /

“晓仙子!”;r /

;r /

顾人丽对话语了解颇多,急忙抱拳低头,模样恭敬至极。;r /

;r /

就连一旁的叶若清都是低头不直视,周围一圈仅有云韵一人平视此女,毫无卑微之意。;r /

;r /

孟晓仙见云韵这姿态,自然有种不受尊敬之感,当即便冷声道“怪不得别人要对付你,原来竟是个不懂礼仪的乡下人。”;r /

;r /

“说别人乡下人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云韵说话不卑不亢。;r /

;r /

一旁的叶若清听闻此话魂儿都吓飞了,悄悄拉了拉云韵衣角,意思不言而喻。;r /

;r /

本以为孟晓仙会勃然大怒,没料想此女竟将愤怒隐藏的极好,面色平静如水道“你可知我是谁?”;r /

;r /

“我管你是谁。”云韵的回答依旧不客气。;r /

;r /

那顾人丽心中冷笑,心想这云韵果然是个乡巴佬,竟敢在花域中得罪晓仙子,要知道晓仙子可是徐峰外门的第一人,实力更是达到八星斗帝巅峰,被誉为最有可能进入内门的人,得罪她不就等于得罪了整个徐峰外门么?;r /

;r /

此次纳新大典,孟晓仙作为外门第一人被聘为特约考核者,身份地位不言而喻。;r /

;r /

云韵的回答自然是让孟晓仙也是一愣,在她的记忆中,外门似乎没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当即孟晓仙的脸上便涌上了冷笑,她说道“不知道我是谁无所谓,可你胆敢在外门放肆,与人私斗便归我管辖!”;r /

;r /

“是她先动的手。”云韵冷酷道。;r /

;r /

孟晓仙还未说话,那顾人丽便是跳了出来“我先动的手?明明是你肆意打听大家修为,最后发现自己修为最低,嫉妒我修为比你高,长的比你好看,所以动手欺负我。”;r /

;r /

云韵“……”;r /

;r /

说实话,现在云韵真的很想一剑割下这女人的舌头。;r /

;r /

“看什么看?难道我说的是假的不成?”见云韵盯着自己,顾人丽一个跨步挽住叶若清,问道“若清,你说,刚才是不是她四处打听我们修为,然后恼羞成怒对我出手的?”;r /

;r /

孟晓仙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在花域私自打听别人修为无异于剥光别人的衣裳,虽不算大忌,可也是明令禁止的。;r /

;r /

“恶臭的女人!”云韵看着顾人丽,手中青光长剑已经蠢蠢欲动。;r /

;r /

“还想动手?别以为我真不敢杀你!”顾人丽五星斗帝的实力已经足以击杀云韵。;r /

;r /

云韵剑鞘一闪,青光毕现“那你便试试!”;r /

;r /

“大胆云韵!”;r /

;r /

孟晓仙在外门威望极高,岂会容忍别人在自己面前动手?当即便出手擒拿,八星斗帝巅峰的修为瞬间将云韵压的动弹不得,正在云韵准备拼尽力,鱼死网破之时,一道厉喝从据点处传来“住手!”;r /

;r /

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人带着两个年轻侍女袭来,这中年妇人虽说年纪不高,脸上却满是皱纹,像是五十岁一般,显然是日夜操劳所致,不过俗话说美人在骨不在皮,瞧其五官十分精致,特别是下颚线十分完美,年轻时定然也是风华绝代之女子。;r /

;r /

见中年妇人来临,饶是孟晓仙也是停手站于一旁,假装恭敬道“云姑。”;r /

;r /

“云姑!”;r /

;r /

周围众人,包括顾人丽都是低头称呼,很是恭敬,不过大多都是装出来的。;r /

;r /

这云姑乃是云峰外门权位最高者,原本该八面威风的她因为云峰的陨落如今也是身份尴尬,大家对她的恭敬大多只是表面,毕竟虎落平阳被犬欺。;r /

;r /

“你姓云?”云姑来到此处,一步站在云韵面前,将孟晓仙隔开。;r /

;r /

云韵之前被八星斗帝碾压,身骨头如同碎裂,可即使如此云韵还是强撑着站起,对着云姑点了点头。;r /

;r /

云姑点点头,对着云韵笑了笑,轻声道“不要担心,只要你姓云这里便无人能够欺负你。”;r /

;r /

说着云姑便命令身旁侍女将云韵扶起,同时看向孟晓仙等人“此人我云峰要了。”;r /

;r /

孟晓仙脸色不善“云姑,这么做可不合规矩。”;r /

;r /

“哦?你觉得如何才算合规矩?”云姑反问。;r /

;r /

虽然因为云峰陨落使得云姑身份骤降,可好歹云姑也是九星巅峰斗帝,就算孟晓仙也不敢轻易翻脸,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起码也应该经过测验石测出修为,然后才轮得到你们云峰抢人。”;r /

;r /

云姑一直盯着孟晓仙,这气场已经覆盖周围,孟晓仙只觉得呼吸有些不顺。;r /

;r /

正在孟晓仙紧张之际,这股压迫性的气势瞬间消失,云姑脸上重新出现和熙,笑道“好啊,那我就再等一等。”;r /

;r /